斫琴法-材料法

材料法

材料法

一、琴之用材

二、琴之用漆

三、琴之配件

面板材料

天有时,地有气,材有美,工有巧,四美俱而得良琴。上古观琴,以桐面梓底者为上,纯桐者次之,桐面杉底者又次之。至唐则多见松、杉,以百年松杉者易发松透之音。美材者,以梧桐、杉、松、阴沉为上品,泡桐、桧、楠、杨、柳桉为下品,虽不入流,偶有良工,能以下品之材斫得良琴。

底板材料

梓木:历来斫琴,皆有“面桐底梓”之说,意为梓木做琴底板最为正统。斫琴选面材者欲求轻、松、脆、滑;底材则欲求坚、实、沉、古。琴面之功在于取声发律,而琴底之功则在于纳音振鸣。依古法之鉴,乃以桐之虚合梓之实,达到阴阳相合,刚柔相济之功,故琴面取以松脆阳虚之材,而琴底则取坚沉阴实之材。梓木硬度介于红木和硬木之间,材质坚而耐湿耐腐,纹理美观,且不易变形开裂,具香气,虫菌不易危害,逾千年易腐朽。 以之斫为琴底,色正而音切,《埤雅》载:“今呼牡丹谓之花王,梓为木王,盖木莫良于梓。”并赞其“取材为器,其音清和”。

纯生漆

生漆者,又名大漆,成于漆木沥液,以过滤而得。漆液可髹物,液叶共疗疴,液汁干后可入药。漆木者,性耐寒,广见于陕甘云川贵鄂地,为中国特有之木,是以生漆又名国漆。

漆之为用也,其益甚多。髹饰之,始于书竹简。《书》载以舜作食器,黑漆之。禹作祭器,黑漆其外,朱画于内,以漆絲为贡。周制于车,髹其器,饰其物。至汉唐宋元,髹器广见于诸乐器、诸燕器、诸兵器、诸文具、诸宫室、诸寿器,漆饰愈多矣。降逮明清,漆艺盛极,百工各随其用,多事宫廷贵族,集历代髹漆之大成,又贡漆闻名一时,远销于南洋、欧亚诸国。

鹿角霜

鹿角霜,原为中药材料,即鹿科动物的角熬制鹿角胶之后,所剩余之骨渣,其松若酥,以手捏之即粉。古来斫琴者取之磨成粗细粉末,与生漆拌合,髹于琴体表面。其作用是纯漆胎硬度较强,加以鹿角霜则较为疏松,琴面即不易磨损,又因其疏松具有较好的传音效果,两者合之对发音更具有一定阻尼作用,使琴声出而不散,具含蓄之妙。此外,以鹿角霜为灰胎髹漆,时间越久,琴之发音越为松透,故为历来斫琴人所重。

八宝灰

八宝灰,即以金、银、珍珠、玛瑙、珊瑚、玉石、红绿宝石、孔雀石等数种珍贵宝石碾成粉末,掺于鹿角霜中与生漆搅拌做古琴漆胎。八宝灰名贵,世人多以为髹漆最佳者,余则不以为然。原因斫琴应以声音、手感为第一义,视觉感观次之。故应视材质情况而斟酌是否适用八宝灰。由于琴之面板材质疏密不等,有材质过于松透绵软,斫之欲使发音宏亮如钟、或清越如磬者,则适合配用八宝灰以增加其金属声。反之如面板材质足够紧密,并发音本具钟磬之声,则不必执着八宝灰胎如何名贵。如一味追求华贵,加之使声音沉重难发,经久不开,则有失琴之本份。

紫檀

◆琴之配件制作一张完整古琴,除了面板、底板之外,还需要冠角、龙龈、岳山、承露、琴轸、雁足等配件。传世古琴中,以木质配件最为常见,其它也有用诸如象牙、玉石等制作而成。余则偏爱木质材料,木质材料中最爱小叶紫檀。原因是木质材料做配件传音效果要好于象牙、玉石等非木质材料。然诸多种类木质材料,传音效果也有差别,也并非小叶紫檀为最佳。所谓最佳者,是以合乎某块面板、底板共振频率之选择。制作者应多次试验,择针对某张琴传音效果最佳之材质做岳山或龙龈,是为明智之举。琴之为器,乃为音生。故斫琴之配件,当以音色为重,不以材质名贵为佳。余爱小叶紫檀,原于其特殊传音效果适合本人斫琴之音色特点,故不惜代价而取之,并非因其名贵而故求。

紫檀,五年为春,五年为秋,八百年始成材,为南洋之圣木。其质坚,性稳,硬度居木材之首,古称帝王之木。其色紫,纹理细密,木质细腻,沉古静穆,历来为皇家珍品。

檀,梵语为布施之意。余钟爱小叶紫檀,色调深沉,典雅尊贵,蓄素守中,品相不凡。余斫古琴,优选小叶紫檀作岳山等配件,一则葆其音色,其木纹疏密、木质坚硬与古杉、古楠相得益彰,声粒子传递灵敏度高,宜于琴弦、琴体之波震频率,传音效果优于其它木质;一则葆其品格,高古典雅,清奇旷达,持琴道之正义。

登入

登入成功